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股票融资配资
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融资配资

股票融资配资:坚瑞沃能上亿质押爆仓 董事长夫妇最高法告红塔证券

时间:2019/6/6 13:33:50  作者:  来源:  查看:4  评论:0
内容摘要:  三年前,签下协议质押股权融资3.6亿元,还钱中途上市公司的资金链条却断了,欠下券商1.2亿的融资款,最终还闹上法庭。  这家公司不是别人,正是曾经被称为“锂电巨头”而如今却深陷债务危机的坚瑞沃能(1.480, -0.08, -5.13%)。  近日,裁判文书网公布一则判决书显...
  三年前,签下协议质押股权融资3.6亿元,还钱中途上市公司的资金链条却断了,欠下券商1.2亿的融资款,最终还闹上法庭。

  这家公司不是别人,正是曾经被称为“锂电巨头”而如今却深陷债务危机的坚瑞沃能(1.480, -0.08, -5.13%)。

  近日,裁判文书网公布一则判决书显示,红塔证券因客户坚瑞沃能实控人、董事长郭鸿宝质押式回购违约,要求郭鸿宝夫妇二人清偿1.2亿元及相关罚息。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支持了红塔证券债权本身的诉求。一审判决后,董事长夫妇二人再次就此项股权质押纠纷向最高法上诉,但最终被自动撤诉。


  股权质押爆仓

  券商催款董事长夫妇

  近日,裁判文书网披露两则有关红塔证券与坚瑞沃能董事长郭鸿宝及配偶金媛二人回购合同纠纷的民事判决书。上述判决显示,红塔证券向客户郭鸿宝催讨质押融资欠款1.2亿元及相关利息及违约金。


  时间回到五年前,上市公司坚瑞沃能董事长郭鸿宝与红塔证券签订《股权质押式回购业务协议》,约定双方开展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

  2016年7月27日,郭鸿宝与红塔证券签署了三份回购日期不同的《交易协定书》。根据单份交易协议书显示:初始交易日期为2016年7月27日,购回交易金额为1.2亿元,购回利率6.3%,标的证券简称坚瑞消防(现用名:“坚瑞沃能”),标的证券代码300116,购回标的证券数量1431.98万股股,融资用途用于为所控制的宁波坚瑞新能源投资合伙企业参与上市公司坚瑞消防的定向增发筹集资金。

  签署协议当天,郭鸿宝将所持有坚瑞沃能股份办理质押登记,获得了3.6亿元融资金额。

  2016年10月27日与2017年7月27日,郭鸿宝与红塔证券有签订了两份《交易协议书》,履行了部分回购义务。2017年4月12日,坚瑞沃能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10股。这也意味着,此前第三笔协议下尚未被购回的1431.98万股坚瑞沃能股票转增为2963.96万股。

  2018年1月9日,郭鸿宝向红塔证券提交的《股票质押延期赎回的申请》,将其持有的2863.96万股坚瑞沃能高管锁定股办理质押融资,并保留500万股作为融资增信。郭鸿宝向券商申请,上述原本需要在2018年1月25日购回的股权申请延期三个月。

  随后由于坚瑞沃能股价持续下跌,2018年4月9日,郭鸿宝账户上资产跌破155%的质押履约保障比例最低线。红塔证券向郭鸿宝发送短信催促提升履约保障比例至175%。红塔证券认为,如果郭鸿宝没有及时按照协议约定补充质押履约保障金,这笔融资合约就会在4月12日进入违约状态。


  尽管郭鸿宝辩解称,由于手机号码更换未及时收到短信,且对券商计算违约时间、违约金计算基准等存有异议,但法院最终判决郭鸿宝夫妇二人需要向红塔证券融资本金1.2亿元及2018年3月21日至2018年4月11日的融资利息60万元,及自2018年4月12日起至债务清偿完毕日止按日利率万分之五的违约金,同时优先受偿郭鸿宝所质押的股份数。

  公司深陷债务危机

  涉及诉讼累计570件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起股权质押合同纠纷之中,被告方郭鸿宝原本具备足够的偿付能力,且已经偿还部分融资款,但最终却不得不选择中途违约,其原因则与所在的上市公司坚瑞沃能深陷资金危机有关。

  由于成功转型新能源汽车行业,郭鸿宝实际控制的坚瑞沃能曾被称为“锂电巨头”,2016年,公司借助新能源电池行业发展迅速,实现净利润近4.3亿元,暴增12倍。

  随后,由于行业补贴退坡政策影响,公司运营陷入回款周期拉长、资金链紧张的局面,同时其重要子公司沃特玛被曝拖欠供应商款项而发生资金链断裂,坚瑞沃能发展一落千丈,并被卷入债务及资金问题之中。

  4月1日,坚瑞沃能公告称,公司已经出现债务逾期的情况,截至目前逾期债务19.98亿元,主要为应付票据和银行借款,面临债权人的权利主张,公司面临偿债风险,对日常经营造成影响。


  据坚瑞沃能2018年年报,去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9.97亿元,同比下滑58.6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39.25亿元,相比2017年亏损36.84亿元亏损幅度再扩大。此外,会计师事务所对上述年报审计后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除了巨额亏损之外,坚瑞沃能同时也深陷各类诉讼纠纷之中,上述董事长和券商的合同纠纷仅仅只是冰山一角。5月10日,坚瑞沃能发布公告称,截至目前,公司、子公司沃特玛及其下属子公司涉及诉讼案件累计570件(不含撤诉案件),涉诉金额共计约82.26亿元,其中已判决金额约29.55亿元。

  实际上,当前坚瑞沃能公司本身因诉讼纠纷等情况,而不得不面临银行账户被冻结及资产被查封的局面。据年报显示,坚瑞沃能因爆发债务危机导致无法按时偿还银行借款,银行采取法律手段申请冻结公司银行账户或查封公司资产,截至年报披露日,公司及子公司沃特玛名下累计被冻结银行账户 117 个,涉及冻结金额共计 7,892.46 万元。

  6月5日,因未按照法院判决履行支付欠款及相应利益和违约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根据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将坚瑞沃能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公司拉响退市警报

  资金不顾风险进场炒作

  由于巨额债务危机的解决难度太大,从去年年底开始,坚瑞沃能不断发布公告提示,向投资者表示公司可能面临暂停上市的风险。

  从公开资料看,坚瑞沃能除了和红塔证券存在质押回购合同纠纷之外,董事长郭鸿宝同时因与长江证券(7.140, 0.04, 0.56%)两笔质押存在违约记录,而被券商启动违约处置程序,要求将郭鸿宝股份进行冻结以作财产保全。除了控股股东之外,坚瑞沃能多位股东对的股权均显示质押状态。

  从二级市场看,从2018年4月3日开始,坚瑞沃能股价开始出现连续跌停,从停牌前的7.6元一路下跌至1.28元,股价跌幅达到83%以上。截止6月5日收盘,坚瑞沃能的股价为1.56元,成为名副其实的“1元股”。

  值得注的是,在公司明显存在退市风险的情况下,仍有市场资金进场炒作。6月5日当然,接连下跌的坚瑞沃能出现了大幅上涨的情况。当日主力净流入资金达到449万元,超大买单比例占比为11%。

  此外,5月7日,坚瑞沃能股票也同时出现了资金炒作的痕迹,当天龙虎榜数据显示,买入金额前五名买入总计6744.48万元,占当天成交金额20.49%,其中买卖席位均为地方知名游资机构。

  5月13日,深交所出具问询函对坚瑞沃能2018年年报进行了询问,主要涉及会计师无法表示意见的相关问题和公司受债务危机影响的相关问题。截至目前,坚瑞沃能仍无法向交易所提交回复。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杭州股票配资)
闽ICP备12010380号